當前位置 主頁 > 行業資訊 > 最大化 縮小

                    某男子為賺“提成” 攢900萬條個人敏感信息終獲罪

                    欄目:行業資訊 時間:2018-11-23 10:19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日上午,收集存儲936萬條公民個人信息,其中包括上百萬條“敏感個人信息”的何某,因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。新京報記者王巍攝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培訓機構招生的何某,通過網絡收集公民個人信息,除了替自己的“東家”尋找生源外,還將部分信息與他人交換使用……在案發時,何某的電腦內存儲公民個人信息936萬條,其中百萬條涉及法律規定的包括公民財產交易、健康狀況等敏感信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日上午,何某因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石景山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,并處罰金5萬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審法官介紹說,何某掌握的個人信息中,100萬條以上是涉及財產、房產和健康狀況等法律規定的“敏感個人信息”。法官提醒掌握此類信息的機構和單位,也應盡到妥善保管義務,對外提供個人信息達到一定數量,同樣會被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敏感個人信息”超過百萬條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出生的何某初中文化,案發前無業。2011年左右,何某以“做培訓”為名,通過加入網上“獵頭QQ群”等方式,非法購買、交換、共享涉及公民個人信息的數據。根據檢方指控,何某在位于石景山的住所內,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,并存放于其使用的蘋果便攜電腦內,經鑒定,計算機內存儲公民個人信息相關數據936萬余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案證據顯示,何某電腦內的數據涵蓋面廣泛:其中包括眾多公司的內部通訊錄,除了詳細記錄客戶的姓名、出生日期、手機號、購買保險產品類型、金額等信息外,公民身份號碼、家庭詳細住址、存款信息等隱私也在其中,涉及法律所規定的“敏感”信息即公民財產等內容的信息100余萬條,涉及公民生理健康等信息6萬余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0月至2018年4月間,何某通過微信與他人交換涉及公民個人信息的數據;經鑒定,何某向他人提供公民個人信息1萬余條,以交換的方式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1258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確實收集了信息,這是因為我不懂法律,如果我知道這是違法,我不會這么做。”昨日九點半,被取保候審的何某來到法院參加庭審,在法庭上,他反復解釋自己并不是有意侵犯公民信息,收集信息只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工作業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相信在座的每個人都接到過陌生來電,大家都會疑惑,‘我的信息是怎么被泄露出去的?’”公訴人在法庭結束前表示,目前,國內公民信息的泄露情況已經非常嚴重,但很多人就像何某一樣,在泄露公民信息的同時,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違法犯罪,這也給信息的泄露造成更大隱患。同時無論是醫療機構還是培訓機構,在登記公民的信息后,都有義務盡到妥善管理的責任,在法律層面,隨著監管的加強,無論是提供信息還是收集信息的行為,只要達到法律規定的數量,都構成犯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日上午,石景山法院審理后對此案當庭宣判。法院認為,何某違反國家有關規定,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,情節特別嚴重;向他人提供公民個人信息,情節嚴重;其行為已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,應依法予以懲處。法院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一審判處何某有期徒刑4年,并處罰金5萬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找生源出錢購買個人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培訓機構安排我負責招生,根據招生的情況給提成。”案發時處于無業狀態的何某稱,自己2011年供職于培訓機構時,開始在網上收集公民個人信息,用來聯絡客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某表示,自己在培訓機構工作時,底薪最多時大概是3000元,學費按1000元計算的話,成功招生1人可獲得5個點的提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這么多年一共獲利多少?”面對公訴人的問題,何某說他在培訓機構工作到2017年總共獲利幾千元,公訴人隨即指出何某此前預審階段曾經交代自己獲利6萬至7萬元,何某隨即搖頭說:“沒有,我沒有說過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某說自己主要通過兩種方式收集公民信息:一是通過網上查找,另外則是通過加入網上培訓的QQ群,可以下載收集公民個人信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網上這種群特別多,”何某說,“群名大致類似‘北京電話業務群’,群主一般不怎么驗證,誰想進都可以,群里有各種人分享業務,也就是公民的個人信息。”在何某電腦中,有這樣名稱的文件夾:“2017年1000元購買的好資料”,對此,何某曾經供述稱“好的信息是需要買的,在共享群里主要是‘撿’信息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兩三個月沒有業績,通常就會被老板開除。”何某表示,根據他的了解,培訓行業內負責招生的業務員都會像他這樣操作,有時他們也會與其他行業的業務員“互通有無”。“之前有個做展會的人找我說想請老師,我就把一部分我掌握的信息分享給他了,沒有收錢,我覺得就是幫個忙。”何某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提示】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官:單位違規提供信息亦擔責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具體到門牌號,存款多少,是否是銀行的VIP,購買的房產在哪里等等都能看到。”該案的主審法官牟芳菲表示,何某收集的信息中包括法律規定的敏感個人信息,按照法律規定,類似財產狀況等被法律界定為“敏感”的信息,達到500條,就構成情節特別嚴重,而何某手機中的上述信息已經達到100萬條以上,因此在判決時,對何某做出了有期徒刑4年的處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審理中我們發現,收集信息的源頭來自于一些單位和機構,公民個人是沒有權限和能力收集他人信息的,這就需要這些單位妥善保管掌握的公民信息,同時這些機構的員工也需要恪守職業準則,一旦保管不善或者向他人提供公民信息,達到一定標準,也將會被追究相關責任,甚至是刑事責任。”法官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延展】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代碼插入網頁手機瀏覽被記錄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淀、石景山法院統計顯示,今年1月至今,侵犯公民信息的案件較往年均有所增加。其中海淀法院統計顯示,2015年至2017年,該院每年審理侵犯公民信息的案件在2件至3件左右,2018年至今已經審理接近30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淀法院刑一庭法官張鵬表示,2018年此類案件數量增加,與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法、最高檢《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有關,由于該司法解釋明確了公民個人信息的概念,界定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,為公安打擊此類犯罪明確了標準,打擊力度加強,案件數量相應有所增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張鵬法官表示,在目前的審判實踐中,法院審理多數是非法獲取信息的罪犯,而對于散布信息的源頭和信息提供方則很難追查到底,“不少個人信息泄露是黑客通過‘撞庫’的方式潛入機構后臺獲取,在網上無法查到實名信息,此外,不少信息是通過金錢購買和獲取信息的雙方相互交易,導致公民信息被多渠道傳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民信息的交換與買賣,在近些年也形成了一個新型的利益鏈條。張鵬介紹說,隨著通訊的發達和手機上網的便捷,有人開始制作某種特定的代碼,該代碼插入網頁后,只要有人手機瀏覽該網頁,其手機號碼、型號、瀏覽內容等信息均會被記錄下來,不少經銷商購買這類代碼,作為精準營銷的數據模板。而代碼提供者往往也會進行標價,比如1萬元可以購買5萬條精準信息等,經銷商需要付費后才能獲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公民信息保護方面,張鵬法官提示說,除了公民個人不要點擊陌生網頁的鏈接外;相關掌握公民信息的部門需要加強防范意識,一方面是技術手段要跟上,一方面是加強員工的法律教育與意識;同時,也需要國家管理部門和相關的技術公司,對竊取公民信息的行為進行技術上的防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王巍
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張太凌程磊校對賈寧
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鏈接:https://new.qq.com/cmsn/20181123/20181123003973.html
                  快乐时时彩论坛